今天是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戊戌(狗)年十一月初八 14℃-26°C 七天预报

公告栏更多>>

市妇联美丽微课堂《阳明心学》第十一讲一封告谕抵千军——告谕浰头剿匪

作者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  2018年09月28日
    

    牵手圣贤,共致良知。美丽微课堂已经进入到第十一讲,通过赵玉晖老师带领我们学习《告谕浰头巢贼》这篇文章,感受一下圣贤的心,思考一下,一封书信为什么能抵千军万马。

    颁行了十家牌法之后,断了巢贼的信息通道和后路,但是阳明先生没有直接攻打俐头山贼,而是先行告谕。阳明先生一纸告谕,就让一些巢贼来投降,可以说抵得上千军万马。本文既体现了阳明先生的用兵之道,更体现了他的天地万物一体之仁的胸怀。

    这篇文章要反复诵读,至少十遍以上。阳明先生在这篇文章中,心法完全得到体现。当我真正明了这颗心的时候,就感受到那种透亮,清晰地感受到阳明先生的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。 

    在这里我还是有几个学习方法上的提醒:提醒一:建议大家把自已放在巢贼的位置,以一颗巢贼的心来感受这篇告谕是哪里感动了你,是哪里又让你升起了敬畏,是哪里又让你愿意真正地放下屠刀?有这份感受,就能感受到阳明先生的力量。

    提醒二:把自已放在阳明先生的位置。如果你面对这样一群猖獗的巢贼,几十年难以剿灭的匪寇,你应该如何去做?‍

    在这篇告谕之后,虽然有很多人投降,但是也有一部分顽固不化的贼寇拒不投降,  阳明先生没有心慈手软,当杀则杀。阳明心学不是我们所说的小善,我们去体会阳明先生那份中道,当行则行,当止则止,那是一颗仁爱之心所呈现出来的气象。

    文章的这五小节刚好分别对应了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。在这里,大家可以自己找一找,哪一章节表达了阳明先生的  “大义凛然”;哪一章节又表现了他的仁,他慈母般的仁爱之心;还有一章说理如此地透彻,晓之以理,那份透彻的说理又在哪里;还有,他的那份大智大勇,这份智慧能收其望,他的智慧又表现在哪里;还有这个“信”,这个“信”更多表达的是一份至诚,如何能让巢贼感佩不已。其实,我们从每个章节里都能够感到“仁、 义、礼、智、信”,它是一个完整的整体。 ‍

    阳明先生已经达到圣贤的境界,他至诚化人,心中无敌、手中无剑。他没有把巢贼当成敌人,他认为这些巢贼就是他那些又笨又傻的兄弟,犯了错误,他要去救他们。阳明先生完全是一颗救人的心。他处处围剿他们,又用各种方法给他们机会和希望,他体会到巢贼的苦在哪里,他们的机会和希望又在哪里。

    这一篇文章,我们能读到心悦诚服、泪流满面、赞叹不已、荡气回肠。我们每读一遍,都能感受到这样一颗伟大的灵魂。特别希望大家用自己的心去体悟阳明先生背后的这颗心,他背后的这颗心就是他的良知,以此也能感受我们自己的良知。‍

   “质朴”分几个境界,到“至诚”的时候,“至诚则神”,已经无人阻挡了。我们今天能够感受到阳明先生所表现出来:大智大勇、“至诚则神”的圣贤之心。这颗圣贤之心是我们通过我们深悟笃行可学而至的,我们有路径和方法抵达圣贤之心。

    阳明先生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,就剿荡了巢贼,治理好了地方。我们在自己的岗位上,能如何做呢?先生面对巢贼,把巢贼的各种恐惧、担忧、渴望、梦想都点破了。所以,让巢贼无路可逃,只有跟随着阳明先生走向那一条阳光的康庄大道。‍

    夫人情之所共耻者,莫过于身被盗贼之名;人心之所共愤者,莫甚于身遭劫掠之苦。

    可以想象,当这些盗贼看到这些话之后,必然是心惊肉跳。为什么呢?从本心来讲,没有一个人是愿意做贼的。他们去做贼的时候,心中肯定有某种自以为不得已的理由。但是阳明先生就把盗贼的借口打破了,贼就是贼,即使你有万般理由,身负盗贼之名就一定会为众人所不耻。‍

    尔等久习恶毒,忍于杀人,心多猜疑。岂知我上人之心,无故杀一鸡犬,尚且不忍,况于人命关天?若轻易杀之,冥冥之中,断有还报,殃祸及于子孙,何苦而必欲为此?

    你不妨设想,假如自已就是一个山贼,看到阳明先生这篇告谕,哪一句话会击中你的内心,是什么原因让你打算投降?巢贼自己的命可以不要,但是如果去投降,能给他的子孙留一条后路,他愿不愿意?阳明先生并没有说我给你的子孙留一条后路,他巧妙地在这里说了以上这段话,提到“殃祸及于子孙,何苦而必欲为此”。这些盗贼看到这段话之后,他们怎么想?他们的所作所为,烧杀抢掠,会不会殃及他们的子孙后代?一个官府之人都唯恐自己滥杀无辜而殃及子孙,而盗贼们又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呢?在这里难道他们就不会感到战栗和胆怯吗?他们是不是会心生弃暗投明、回头是岸的想法?

    尔等今虽从恶,其始同是朝廷赤子,譬如父母同生十子,

    八人为善,二人背逆,要害八人。父母之心须除去二人,然后八人得以安生。

    如今的盗贼,想当年也都是朝廷的赤子,现在朝廷要杀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但是,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肆无忌惮,人神共愤,哪怕是他们的亲生父母,也不得不忍下心来,痛下杀手。同时,阳明先生又要让他们看到希望。阳明先生比喻说,巢贼只是犯了错误的孩子,他希望他们回来。他用那颗至诚的心去感化巢贼。在他的心中,天地万物一体,巢贼的苦就是他的苦,巢贼的痛就是他的痛,“心中无敌,才能无敌于天下”, 这就是仁者无敌。有哪一个官府之人,如此推心置腹地给他们讲过这样的道理? 哪怕是身边的亲友都很难做到。人人皆有良知,听后怎能不被感动呢? 体会阳明先生的那颗良知之心, 对我们今天的生活和工作极具价值。‍

    若能听吾言改行从善,吾即视尔为良民,抚尔如赤子,更不追咎尔等既往之罪。

    如果能够真心投诚,就可以“坐致饶富而安享逸乐,放心纵意,游观城市之中,优游田野之内”。安心享受自在的生活,放心纵意地畅游于城市,这是何等的快乐!狼奔鼠窜于山林的贼人,多么渴望这种生活。阳明先生进一步给他们吃了定心丸,举出例子,“叶芳、梅南春、王受、谢钺辈,吾今只与良民一概看待。”之前这些投诚的人,如今被当作良民一样看待,让盗贼看到了希望,同时打消了顾虑。‍

    吾南调两广之狼达,西调湖、湘之土兵,亲率大军围尔巢穴,一年不尽至于两年,两年不尽至于三年。尔之财力有限,吾之兵粮无穷,纵尔等皆为有翼之虎,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。

    阳明先生再次表明剿贼的决心,天网恢恢只留下这么一个出口,其目的是让那些贼人把侥幸心丢掉,下决心弃暗投明。果然告谕发布之后不久,当时“酋长若黄金巢、卢珂等,即率众来投,愿效死以报”。‍

    阳明先生这篇文章,从根本上来讲,是“天地万物一体之仁”的体现。他为这些本来已经毫无出路,生命已踏上不归路的巢贼,指出了一条生路,让他们有机会回头,重新做人。他对于盗贼的心理洞若观火,对他们的喜怒哀乐能够充分感知。他们胆怯什么,渴望什么?他们人生真正的出路在哪里?因为对人心有深刻的理解和把握,阳明先生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。否则,盗贼们“久习恶毒, 忍于杀人,心多猜疑”,断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一纸虚文的。‍

    我们反复读诵,就相当于临摹那颗圣贤之心。其实我们所有的学习都是从模仿开始的,与其我们模仿其他人,为什么不去模仿圣贤呢?

    阳明先生反复告诫我们:要在心上成就,修炼一颗清澈的良知,一份空灵的心,心静如水,良知清澈,  临事不乱,应变无穷。 ‍

    以下是《阳明心学》第十一讲的原文建议大家反复阅读,至少十遍以上去深刻感悟本讲的精髓与智慧。

告谕浰头巢贼 丁丑(1517年)

    本院巡抚是方,专以弭盗安民为职。莅任之始,即闻尔等积年流劫乡村,杀害良善,民之被害来告者,月无虚日。本欲即调大兵剿除尔等,随往福建督征漳寇,意待回军之日剿荡巢穴。后因漳寇即平,纪验斩获功次七千六百有余,审知当时倡恶之贼不过四五十人,党恶之徒不过四千余众,其余多系一时被胁,不觉惨然兴哀。

    因念尔等巢穴之内,亦岂无胁从之人?况闻尔等亦多大家子弟,其间固有识达事势,颇知义理者。自吾至此,未尝遣一人抚谕尔等,岂可遽尔兴师剪灭?是亦近于不教而杀,异日吾终有憾于心。故今特遣人告谕尔等,勿自谓兵力之强,更有兵力强者,勿自谓巢穴之险,更有巢穴险者,今皆悉已诛灭无存。尔等岂不闻见?

    夫人情之所共耻者,莫过于身被为盗贼之名;人心之所共愤者,莫甚于身遭劫掠之苦。今使有人骂尔等为盗,尔必怫然而怒。尔等岂可心恶其名而身蹈其实?又使有人焚尔室庐,劫尔财货,掠尔妻女,尔必怀恨切骨,宁死必报。尔等以是加人,人其有不怨者乎?人同此心,尔宁独不知?

    乃必欲为此,其间想亦有不得已者。或是为官府所迫,或是为大户所侵,一时错起念头,误入其中,后遂不敢出。此等苦情,亦甚可悯,然亦皆由尔等悔悟不切。尔等当初去从贼时,乃是生人寻死路,尚且要去便去,今欲改行从善,乃是死人求生路,乃反不敢,何也?若尔等肯如当初去从贼时,拚死出来,求要改行从善,我官府岂有必要杀汝之理?尔等久习恶毒,忍于杀人,心多猜疑。岂知我上人之心,无故杀一鸡犬,尚且不忍,况于人命关天?若轻易杀之,冥冥之中,断有还报,殃祸及于子孙,何苦而必欲为此?

    我每为尔等思念及此,辄至于终夜不能安寝,亦无非欲为尔等寻一生路。惟是尔等冥顽不化,然后不得已而兴兵,此则非我杀之,乃天杀之也!今谓我全无杀尔之心,亦是诳尔;若谓我必欲杀尔,又非吾之本心。尔等今虽从恶,其始同是朝廷赤子,譬如一父母同生十子,八人为善,二人背逆,要害八人。父母之心须除去二人,然后八人得以安生。均之为子,父母之心何故必欲偏杀二子?不得已也。吾于尔等,亦正如此。若此二子者一旦悔恶迁善,号泣投诚,为父母者亦必哀悯而收之。何者?不忍杀其子者,乃父母之本心也。今得遂其本心,何喜何幸如之!吾于尔等,亦正如此。

     闻尔等辛苦为贼,所得苦亦不多,其间尚有衣食不充者。何不以尔为贼之勤苦精力,而用之于耕农,运之于商贾,可以坐致饶富而安享逸乐,放心纵意,游观城市之中,优游田野之内。岂如今日,担惊受怕,出则畏官避仇,入则防诛惧剿,潜形遁迹,忧苦终身。卒之身灭家破,妻子戮辱,亦有何好?尔等好自思量。

    若能听吾言改行从善,吾即视尔为良民,抚尔如赤子,更不追咎尔等既往之罪。如叶芳、梅南春、王受、谢钺辈,吾今只与良民一概看待,尔等岂不闻知?尔等若习性已成,难更改动,亦由尔等任意为之。吾南调两广之狼达,西调湖、湘之土兵,亲率大军围尔巢穴,一年不尽至于两年,两年不尽至于三年。尔之财力有限,吾之兵粮无穷,纵尔等皆为有翼之虎,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。

    呜呼!吾岂好杀尔等哉?尔等若必欲害吾良民,使吾民寒无衣,饥无食,居无庐,耕无牛,父母死亡,妻子离散,吾欲使吾民避尔,则田业被尔等所侵夺,已无可避之地;欲使吾民贿尔,则家资为尔等所掳掠,已无可贿之财。就使尔等今为我谋,亦必须尽杀尔等而后可。

    吾今特遣人抚谕尔等,赐尔等牛、酒、银两、布匹,与尔妻子,其余人多,不能通及,各与晓谕一道,尔等好自为谋。吾言已无不尽,吾心已无不尽。如此而尔等不听,非我负尔,乃尔负我,我则可以无憾矣。

    呜呼!民吾同胞,尔等皆吾赤子,吾终不能抚恤尔等而至于杀尔,痛哉!痛哉!兴言至此,不觉泪下。‍